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望晴岚

明天会更好!

 
 
 

日志

 
 

天葬师  

2012-12-02 17:48:05|  分类: 如是我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葬师

       前言:天葬师收费是凭良心给的。如果那个家里面死了人,要天葬就凭你良心来给这个钱,听说现在的行情是3000元以上的。另外还要把藏民家值钱的东西送给天葬师。当然天葬师也是一种修行。并且基本是传家的,比如爸爸是天葬师,以后儿子可能也是天葬师,或者另外收徒弟。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天葬的,德高望重的要塔葬,有传染病死的要火葬。以前说过非直系亲戚看内脏,其实是有病的人死了后,才会给你看内脏滴。天葬师处理死人时,先是把好肉留着,把骨头给鹰鹫先吃完,然后再给好肉给他们吃。当然光骨头鹰鹫是不会吃的,所以要混和一种叫糠粑的东西。如果鹰鹫吃得越是干净就证明这个人生前没有做过坏事。天葬台周围经幡四周翻卷,把天葬台怀抱在中间,天葬师守在尸体旁边,他举起海螺,朝天空吹响海螺,然后,在燃起柏烟,摇动铃彭,开始为死者送念超度经。随着柏树的浓烟升如空中,远处的盘旋在天空的秃鹰便落在天葬台不远的地方,接着铺天盖地的乌鸦也纷纷落在天葬台周围。

      正文:"刀登"———天葬师并不是人人都能够做的,若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天葬师,既要有足够的勇气处理无常的生命,还要有平衡世俗偏见的能力,更要有一颗悲悯的心。所谓"刀登"就是藏语中的"天葬师"!

       仁青跟其他的"刀登"不一样。他是个牧民,还是个党员,而且还是畜防站的站长。

  天葬师,这个似乎独独属于西藏专利的一种行业,往往容易引起介于不规范的解剖学与神秘巫术之间的联想。在网络上有一套流传甚广的照片(我估计是上个世纪80年代,在拉萨色拉寺附近那个著名的天葬场拍摄的),神情严肃的天葬师如同一位在露天实施手术的大夫。即便是照片,也足以令其他文明的人们受到惊吓。向我转发照片的朋友是一个多年来向往西藏的江南诗人,他有些心悸地问我:"难道你们西藏人死了都要这般了结?"这倒是让我颇费思量,因为不是三言两句就能说得清楚的。西藏人的这种传统葬俗看来只能进行文学化的描写,比如有一句诗是这样赞美天葬场上分食尸骸的鹰鹫的:"光荣随鹰背而飞翔"———可想而知会打动多少怀有西藏情结的浪漫主义者,而一个个操刀的天葬师,自然也就变成了化腐朽为神奇的高人,似乎有着往返于阴阳两界的本事。

  在藏地,天葬师指的是自己家乡的那个帮助每个人走上轮回之路的人,虽然他从事的这个职业与屠夫不同,但也素来被看作比较低下,可是在生活中却谁也离不开,因为在死亡的时候,我们除了需要喇嘛,还需要"刀登"(藏语,天葬师)。

  对于生活在柯拉草原上的藏人们来说,在死亡的时候,除了需要大喇嘛旦增德勒,还需要"刀登"仁青。

  仁青是在我们走了几座山、过了几条河之后,又在柯拉乡政府会议室的地上和衣而睡了一夜之后,才终于出现的。据说他家的牧场离乡政府很远。曲扎局长再一次火速地托人送出了他的鸡毛信。所以当我看见天葬师仁青的时候,他满头大汗,手中的缰绳还牵着一匹气喘吁吁的马,原来他接到口信时正在给生病的牛打防疫针,然后就马不停蹄地飞驰了六个多小时。我有些惭愧,又不是他想见我,怎么能这样打扰他呢?但仁青却一脸的喜悦,看曲扎的眼神就像是看自己的儿子。他俩相识多年,早就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曲扎不但喝他熬的茶、吃他做的酸奶,每次仁青上县里参加畜防工作会议时,还请他住在家里,这跟周围很多人的态度是不一样的。仁青是党员,还是乡畜防站的站长,但是"刀登"这个称呼与他如影随形。当然,人死了是离不开"刀登"的,可人活着多少会离"刀登"远一点,毕竟"刀登"的身上带着一种奇怪的气味。

  我一直不知道这奇怪的气味源自何处。眼前的仁青,那盘着黑色线穗的长发下是一张饱经风霜的古铜色脸膛,军绿色的长袍里裹着一个敦实的身体,蹬着一双毛毡靴的腿像许多习惯了马上生活的牧人一样早已变形,走路一摇一晃。他快要60岁了,用他的话说,他也是快要被送上天葬场的人了。而我重又骑上马,跟着谈笑风生的仁青和曲扎,远远地望见天葬场时,微风拂来,异味扑鼻。哦,这奇怪的气味原来正是天葬场的气味,实际上就是死亡的气味。此时正值午后,坐落在山谷中的天葬场像一片安静的草原,留心察看,才会发现散落在草丛中的斑斑血迹,这里的草丛较之别处要稀疏得多,而且蝇虫乱飞。一来到这飘浮着死亡气味的天葬场,仁青就有了显著的变化。也就是说,他一下子显得十分的职业化。他很利索地换上一件压在一块石头下面裹成一团的衣裳,包上头巾,从放在马背上的牛毛口袋里掏出一把毫无光泽的短刀(似乎是死人的血使刀的色泽显得十分沉郁),看来这就是"刀登"的行头。接着他连比带划,滔滔不绝。下面就是他对这种特殊葬俗的介绍:"先说天葬场的风水。这可不是随意选中的地方,是过去一个大喇嘛给看的。你好生看看这地形,它像不像一片屋檐?其实这个天葬场的名字就叫屋檐。

  "送来天葬的尸体男女老少都有,大多是这周边的乡民,也有僧人。但是天葬场对尸体的数量是有限制的,如果超额的话会出现鬼怪。像我们这个屋檐天葬场,是很早以前就有的,到底有多久我也不清楚,反正我当'刀登'已经二十多年了,光是我用这把刀划过的死人就有两百多,那么总共这里划过多少死人呢?虽然谁也说不清楚,但我看得出来已经找不到几块空地了(仁青拉着我的胳膊,指点着脚下的草地,他眯缝着双眼的样子就像是他能够看见那些曾经躺在这里的死人。可我如何看得见呢?我反而有点心慌地踮起了脚尖)。其实现在除非是凶死的人在这里天葬,一般都送往红龙乡的天葬场。那儿的'刀登'是我的徒弟,他才当了十年的'刀登',就已经划了160多人。那个天葬场是大喇嘛旦增德勒给看的,在半山上,很大,吃死人的鹰鹫也很多,所以连理塘县的死人都要送到那里去。

  "划死人是不能乱划的(仁青蹲在地上,用刀在一块青色的石头上划了几下,划出一个蜷曲的人体来,惟妙惟肖)。先得在背后划一刀,接着在肋骨划两刀,再翻身往肚子上划两刀。不过小孩子就用不着这样讲究了,太小了,随便划几刀就可以了。但大人就不同了,男人得斜着划,女人得竖着划,而僧人的话,要按照袈裟的样式来划……"

  出乎意料的是,仁青甚至还要求不停地按动快门的我,给他拍摄这样一张特殊的照片:他像一具被捆绑了四肢的尸体蜷伏在草地上,眼睛紧闭,了无生气。他说:"送来天葬的死人都是这样子。我很想看看我自己死了之后,被抬到天葬场上是一副什么模样。你千万不要忘了,一定要给我寄来这张照片。"我当然应承下来。对此,仁青表示满意的方式是用多少带点遗憾的口气说的:"前几天那边草场死了一个人,"他指了指身后的山,"你早来几天就好啦,你就可以看到我是如何用刀子划开那个人的,你就可以看到铺天盖地飞来的鹰鹫。"地说,算是见过天葬,因为那被天葬的其实不是死人。那是1998年的初冬,我跟着来自台湾的一个摄制组在访问楚布寺(此寺是噶玛噶举教派的祖寺,位于拉萨附近的堆龙德庆县)时,专门去过楚布寺的天葬场。据经典上所言,此处乃藏传佛教的本尊上乐金刚的坛城的中心,同时也是历代噶玛巴活佛的修法之地。

  因为并无可能每天都有送来天葬的死者,为了拍摄天葬的过程,摄制组专门买了一腿牛肉。一位喇嘛还脱下自己的衣服,把那腿牛肉裹得像一具死尸,然后放在乱石围成的天葬场内。两位扎巴首先煨桑,并供上糌粑、青稞等。天葬师则盘腿坐在"尸体"一旁,面对着土吉钦波神山,打开经书,一边击鼓吹号一边开始诵经。据说此经是专门召唤鹰鹫这种专食人尸的大鸟的。这时候,耸入钴蓝色天际的山巅上,开始有鸟在盘旋。并传来悠长的鸣叫声,是那种清越中略带凄凉的鸣叫声。喇嘛说,这些鸟中,翅下的毛是白色的为鹰鹫,其余的有鹰,还有乌鸦。并说有近百只鹰鹫栖息在神山之中,密乘的教义认为这些鹰鹫是十方空行母的化身,在有些秘密的经书中,它们被称作是"夏萨康卓",意思是食肉的空行母。

  风在吹,楚布河水在激越地奔流,渐渐云集的鹰鹫在空中迟疑地盘旋着,有时停在岩石上,直至天葬师用刀大块切肉,并举起大石头砸碎骨头,才不慌不忙地接踵降落下来。那飞翔的姿势十分好看:轻盈,从容,迅捷,有着一种天生的傲气。那巨大的翅膀平平地展开着,颜色由灰至白,尾翼呈一片黑色,两边的羽翎如剪,实在漂亮。但当它们收拢羽翅,稳稳地落在地上,用干瘦的双腿支撑着颇为庞大的身躯,一摇一晃的姿态就有些滑稽了(很像仁青走路的样子)。它们并不马上抢食,而是围着天葬师抛来的肉块发出"嘶、嘶"的叫声,于是天葬师开始对它们说话,语气很是亲切,像对朋友一般。喇嘛说这是在呼唤鹰鹫中的"老大",只有它先吃,其余的鹰鹫才会跟上来。果然,当鹰鹫群中蹒跚地走出模样特别威猛的一只,率先吃起来,其余的鹰鹫才一涌而上,纷纷撕抢着肉和骨头。我听见天葬师高喊:"嘿!不要打架,有你们吃的。"

  越来越多的鹰鹫"嘎、嘎"叫着降落下来。我数了数,大约有80多只。天葬师有些激动地说:"这可真少见,有时候真正的尸体摆在那里也没几只鹰鹫来吃。"有人就问为什么,天葬师说这是因为这个人生前造了恶业,连鹰鹫也嫌其肮脏,不愿意来吃;有时候鹰鹫来得虽多,却也不围上来吃,这是由于死者家里没有举办超度亡灵的法事,而今天很不寻常。喇嘛就说这是因为在这之前请示过法王噶玛巴。天葬师便认为那必定是得到了噶玛巴的加持。

  天葬师是位60多岁的老人,过去也是楚布寺的扎巴。他是如何看待他的这项工作的呢?他简短地答道,他总是以释迦佛以身饲虎的事迹鼓励自己,观想自己就是眼前手中的尸体,被切成一块块,供奉给那些来自十方的空行,所以他认为天葬师是一项神圣的职业。

 





















  评论这张
 
阅读(14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