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望晴岚

明天会更好!

 
 
 

日志

 
 

测绘工作者:在地球上画点的人  

2012-10-05 21:40:52|  分类: 测绘 测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常人的眼中,中华大地是什么样子?
是起伏的高山,是连绵的大河,是壮阔的草原,是茫茫的大漠,是一幅幅美景组成的波澜壮阔的画卷。
在测绘队员的眼中,中华大地是什么样子?
是一个一个的点。点有千千万万,数也数不清。 每一个小点,都有一组详细的数据,标示着它的精确信息和地理位置。别小看这些地理数据,飞船上天、跨海大桥、西气东输、南水北调、三峡工程、青藏铁路、数字城市……国家每一项重大工程,都离不开它的支持。
而这无数小点,组合在一起,就代表着中国。
这些点,不论在高山,在大河,在草原,在大漠,都必须有人一个一个走上去,架起仪器,读取数据,编入档案,画出地图。
干这个活的人是谁?
他们就是测绘科技工作者。
 

                 远离亲人、舍家为国,在测绘中实现人生价值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舅舅本是一个军人,1990年舅舅结束了10年的军旅生涯,由部队转业到测绘局工作,从此走进了全新的人生之路。
 
祖国山河如此壮丽多娇,“测遍中国每一寸国土”是舅舅毕生追求的梦。测绘工作属于野外工作,一般春天离开家,在每年腊月中下旬才能赶回来。舅舅经常形象地说测绘队员好比候鸟,绿叶发芽的时候出征,树叶黄的时候归来。我问舅舅:“作测绘工作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一年都难得在家呆上一段时间,您觉得苦吗?”舅舅总会用夹杂着长沙口音的普通话说:“有么子苦不苦的,想不得那么多,做事就是的……”这是舅舅的可爱之处,说话实在,更不会唱高调。但是国家任务来了,他却没二话,不讲条件,不讲困难,不讲代价,拿着包就出发。
 

 
冰封雪山就是测绘工作者的战场 
 

 
 队员们手拉手过冰川
 

 
爬雪山开展作业
 
 
舅舅长期在外面,舅妈一个人操持一个家,舅妈说:“老邓一有任务,我和孩子都顾不了,说走就走”提到这里,舅妈说起了最开始他们有孩子的时候“那时孩子还很小,孩子刚出生第一年,他在外工作一年;孩子2岁这一年,他外出工作8个月;孩子3岁这一年,他外出工作半年,孩子学会走路,学会喊人,到上幼儿园,上小学,他都不在……”舅妈做完肾结石手术期间,舅舅也没回来,术后身体虚弱的舅妈还得自己照顾年幼的孩子。舅妈说“最初的确抱怨过,哭过,那时侯我一个女人……自己受伤还要照顾一个家真的是很苦,说不苦那才是骗人的,后来老邓跟我说了他工作的性质,他和他同事们的故事,我理解他,作为妻子应该支持他,在精神上鼓励他”每次舅妈心疼舅舅时,舅舅总会在诙谐中一笑而过:“我的工作虽说有点苦,但是我免费游遍了祖国的大好河山还见证国家的建设发展,这些经历谁能有啊,我还是很牛的吧!哈哈!”
 

 在荒漠中开展作业,由于缺水大地都开裂了,干旱的环境依然难不倒测绘队员
 
 
“在家庭和工作之间,工作第一,个人和家庭的任何事情,都要等到工作完成之后,再想办法补救。”舅舅说这是他们测绘队不成文的规矩。因为每个队员深知:测绘工作的性质决定,外出有时间要求,有费用限制,不能耽搁,要完成只能牺牲家庭,没有第二个选择。“只要想到卫星升空、新建工厂和新修铁路都离不开测绘工作,我去过的地方很快会有新的建设,人们使用的地图上有着我的心血,想到这些,我就找到了人生的价值。我干这个工作觉得很自豪,有意义。”的确,舅舅的身影无处不在,但他的身影又都隐在暗处。“走在龙头,位在龙尾”舅舅说这是对测绘工作者的形象比喻。
 

他们是我们心中的标杆,他们的坚守感天动地
 
 
测绘队员在野外作业很寂寞。寂寞确实很痛苦,比寂寞更痛苦的是对亲人的思念。外出作业时,舅舅的电脑背景,几乎毫无例外,都是家人的照片。每个测绘队员,几乎都毫无例外,心里有同一种创伤——对家庭的感谢和歉疚。作为一个测绘工作者,舅舅的时间乃至生命都被硬生生地分割成两半。一小半给了自己的小家,一大半给了祖国这个大家。
 
挑战极限,双脚丈量祖国千山万水
 
为了自己心中踏遍祖国万水千山测遍祖国每一寸土地的梦想,舅舅自从转业走上测绘岗位之后,一直都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到现在已经20年过去了。青海、内蒙古、四川、新疆、西藏……都有他的足迹,建造测量觇标、提供各种测量数据、完成国家各等级三角测量……如今,已经记不清徒步测量走过的路,路在脚下,舅舅的测绘之路在继续延伸。
 
 
 

 
测绘接受的数据要求精准,工作不能有丝毫差错
 

趟过刺骨的冰河
 
 在恶劣环境下,挑战极限的测绘工作,是测绘科学工作者必不可缺的工作内容。这些年舅舅历经的极限不算少。
 
舅舅说起了一次在河南执行任务的经历。炎热的夏季,在河南持续了近一个月的雨季,接着又遭遇了高温、暴雨天气。恶劣的天气,加之测区山高林密、道路狭窄,滑坡、塌方不断,已知水准点破坏较多,在这种艰苦复杂、险象环生的恶劣条件下作业,艰难是可想而知的,但这些并没有把舅舅难住。
 

虽然工作很辛苦,但是任然情绪饱满
 
夏季正是蚊虫最多的季节,舅舅说对于野外工作的测绘队员来说,蚊虫是他们必须面对的“强敌”,蚊虫的叮咬再一次挑战测绘队员的皮肤。每天观测时,毒蚊子成群结队如轰炸机般在测绘队员头顶盘旋。有一次,由于太累舅舅在一次测量基地上睡着了,等到天亮爬起,才发现浑身上下被蚊子叮满了红包,痒得钻心。由于奇痒难忍用手抓得鲜血直流。等到完成任务走出来时,舅舅都瘦了十几斤。
 
野外作业几乎全在山区。由于山道崎岖不平、荆棘丛生、泥泞不堪,稍有不慎就有滑入山涧的危险。因此,爬山时他们格外小心谨慎,有时不得不手脚并用,身体紧贴山体向上爬。岩石磨破了他的手,荆棘划破了他的脸,树枝剐破了他的衣服。此外,艰苦的生活条件、恶劣的自然环境和高强度的野外作业,使得舅舅和他的一些队友在那段时间患上了胃病、风湿、皮肤病等各种疾病。
 

 走路是测绘工作者不可或缺的工作,只有走到才能测得准,绘得实
 
受山地自然条件影响,部分仪器经常处于不工作或不稳定状态,这给测绘作业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也使工作量成倍增加。舅舅说“有时为了测量一个点位需要2个甚至3个时段,有时测了一整天都得不到一个合格的数据。”面对这种情况,舅舅并没有因此放弃,一次不行,2次、3次……白天完不成,晚上支起帐篷接着干,直到所测数据合格为止。
 
测绘工作者都知道,有些高精度的测绘外业仪器只能依靠国外进口,价格昂贵。舅舅说:“测绘外业仪器对测绘队员而言如同自己的第二生命一样,珍惜爱护测绘仪器。”
 
记得一次,在新疆某地域测GPS点时,需要先趟过一条河,再爬上一座高山。可那天舅舅重感冒,队员们见舅舅身体不适,劝他就在山下先休息。舅舅却说:“如果自己不去,很可能会因为人手少而影响到观测的精确度” 舅舅坚持要去作业点。他第一个挽起裤腿背上仪器下了水,当时正值冬季,冰冷的河水寒冷刺骨。舅舅顾不上自己还身患感冒,为了保护仪器,他将仪器托起来,一步一步往河对岸挪。过完河,他把湿衣服拧了拧,便又背着仪器开始爬山。最终舅舅是凭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力坚持到最后。舅舅说:“长期的野外作业已让我习惯了面对身体和环境的极限。”舅舅的话语看似平淡,轻描淡写一般,但在这背后却包含了很多我们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野外夜间气温很低,他们要工作到凌晨,棉衣棉裤都穿上臃肿得很,为了不让仪器温度太低,用暖风机对着仪器吹
 
 
“习惯”很简单的词语,它意味着面对极限、面对困难、面对艰辛、面对危险的时候,绝不退缩。这个词,它还意味着要适应在祖国大地的任何地方工作:不论是零下30度的严寒极地,还是高温酷热蚊虫漫天的热带雨林;不管这个地方是冰雪荒山,还是戈壁荒漠。
 

 
零下30度的严寒极地,他们依然坚守
 

鲜艳的国旗在深蓝的天空和洁白的雪山间迎风招展,红是一种力量,红是一种精神,它将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测绘科技工作者
 
 
蓬勃发展的测绘事业为舅舅导演了许多难忘的人生故事,舅舅说他会继续他的测绘之路,直到人生末年。舅舅很欣赏这样一句话“人生的价值不在乎时间的长短而在于是否精彩”是的,人相对于天地万物渺小得如同一颗尘埃,不论是帝王将相,还是腰缠万贯的富豪都会有死去的一天,舅舅说“人总会有死去的一天,但是中国地图上有我描绘的点,这些点是永远不会消失的……”朴实的话语没有丝毫的伪饰,却道出了舅舅测绘人生的价值。我想这也是作为一个测绘工作者在职业上的自我价值的实现。
 
编者按:当我们享受物质生活带来的便捷时,你会不会知道我们手中打开的地图,出行时乘坐的快速高铁,数字化城市规划的小区,……都离不开测绘工作者的劳动,你可知我们享受的这些便捷是他们在挑战身体和环境的极限中完成的,他们用汗水甚至生命描绘中华大地的蓝图。为祖国经天纬地,他们的坚守感天动地。

此文来源于一览英才网《职业的力量》http://zhiye.job1001.com/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